字體繁/簡轉換
  • rss
  • facebook
  • googleplus
  • youtube

汲古開新——劉玉泉的寫意花鳥創作

【記者吳思強、游勝鈞整理】我與玉泉相識多年,關係在師友之間。雖相聚不多,卻也時而能讀其作品一二。近日,有機會得觀玉泉新作多幅,展卷即覺生氣逼人,華光四溢。無論巨幛大幅,或尺牘小品,皆朴茂厚實,密實處透出虛白,實中見形,虛中取氣,枝葉搖曳中,其呼吸似與自然雲氣共吞吐……讀玉泉新作,雖未能完全改變我既有的當代花鳥畫多陳腐之作的看法,卻也平添了我對當代花鳥畫維新的信心。

在我的印象中,玉泉的花鳥畫既苦心孤詣地堅守了傳統的寫意精神與筆墨方式,又恰到好處地汲取了西畫的寫實方法。這一點,既獨特又怪異。我們知道,近世以降,凡創新者,必取“中西融合”與“汲古開新”兩種途徑之一種。玉泉的獨特性在於,他揚棄了視“中西融合”與“汲古開新”為殊途的藝術觀,在持守中國寫意畫筆墨意蘊的基礎上,複從西式寫實中悟入並翻新出奇。從這一角度說,玉泉的創作乃是借“中西融合”之道破“汲古開新”之困局——在他的創作實踐中,“汲古開新”顯然為體,“中西融合”無疑為用,以此為法,玉泉的創作可謂不蹈故常,銳意求新,縱攬花鳥畫創作之生機。

玉泉的花鳥畫取材廣泛,無論是迎風挹露的枝條,還是頑木枯石,無論是鮮澤的包萼,還是生趣洋溢的田野作物,皆被一一收入畫中。其畫面物象也因此呈現出廓大繁頤之景象。與傳統文人畫不同的是,玉泉的造像,力避逸筆草草的不似之似,以寫實之筆法,直逼物象之真,交待清楚物象的結構、形態、時令、生長節律乃至各個物象之間的關係。以此為基盤,以“意”寫“形”,力求“意”、“形”相合,互為表裡,在具象的物理世界中,實中見虛,呈現出一個玲瓏活絡,空明而又迷蒙的境界來。

在圖像結構上,玉泉的花鳥畫既保留了文人畫以簡為尚的遺韻,又以繁密多變的佈局開花鳥畫之新境。尚簡的作品多以梅蘭竹菊為題材,如《菊殘猶有傲霜枝》、《裂竹見直紋》、《蘭幽香風遠》、《映雪彌香》等,皆愈簡而愈入深永,深得傳統寫意之神髓。明末畫家惲向有言:“畫家以簡潔為上。簡者,簡於象而非簡於意。簡之至者,縟之至也。”正此謂也。然玉泉的作品更多的取繁密複遝的結構,如《靜謐秋山》、《花穀嵐煙》、《丹豔霜姿》、《勁挺石榴隱碧翠》等,其畫面結構已與傳統文人畫大相異趣。相對于文人畫孤芳自賞的筆墨機趣,這種建立在寫生經驗與心理感悟基礎上的結構,以其綿延不斷的繁複而洋溢出自然物象特有的氣息與活潑,呈現出鮮嫩的感性美。不僅如此,密體化的結構還開啟出當代花鳥畫表現的新體,拓展了花鳥畫對各種題材的表現力,並以充實光明的雄渾之美,開創出花鳥畫新的美學形態。

在玉泉的創作中,汲古開新更多地體現在筆墨語言的再構方面。整體而言,玉泉的筆墨追求金石入畫的效果,其作品多呈現出金鐵煙雲般的壯美風格。若追根溯源,玉泉的筆墨顯然賡續了清中期以來中國畫援引金石碑學筆法入畫的傳統。金石碑學運動作為中國古典書法的一大轉捩,不但引發了書法風格從妍媚陰柔向雄奇陽剛的審美轉向,而且同時造就了文人畫與之相類似的審美嬗變,以此為始,中國畫大多從“杏花春雨江南”的嫵媚小巧轉向“鐵馬秋風冀北”的雄渾大氣之美。正如我們所熟知的那樣,作為金石入畫的碩果,晚清以降出現了趙之謙、吳昌碩、齊白石、黃賓虹等諸多大師,他們的歷史性貢獻在於,不僅以沉雄渾厚的金石氣韻開出了數百年未有之新局,而且幾乎將基於傳統而創新求變的可能性發揮殆盡,直令後輩畫家仰之彌高。筆墨,遂成為現代中國畫反復論爭的焦點。玉泉的寫意筆墨主要是以篆隸筆意為骨法,直接承繼了吳昌碩、齊白石的筆墨遺韻,在此基礎上,融合草情隸意,追求圓渾沉厚與逸筆縱橫相結合的審美意趣。稍留心於畫面,便不難看出,玉泉的筆墨充滿金石剛艮之氣,筆法戰掣遒拔,衄挫寓於毫芒;線條老辣紛披,真氣溢於物表。

中國畫傳統中,“寫意”二字最為關鍵。如果說“以書入畫”是通過對書法的取法而實現對“寫”的提升與建構,那麼,“詩畫一律”則是通過對詩文的借鑒來完成對“意”的呈現與昇華。玉泉頗有詩文功底,長年筆耕不輟,他對於詩性精神有著獨到的理解與把握,且能將詩性精神轉化為畫面生機。值得稱道的是,玉泉的詩性感受與詩文的寫就,是在寫生過程中完成的,而非書屋中的咬文嚼字。所以,我將其稱之為“新詩意”。玉泉常在花鳥草木中感受與領略萬物之生機,目遇之而成色,心融之而為意,“目所綢繆,心所盤桓”,從而將萬物感發而生成的詩性融入畫面境界的營構。讀玉泉的作品,常覺物態清雅精澄,水流花開,無不生機盎然,清迥幽曠之趣,低徊無盡。

劉玉泉為人低調,淡泊處世,多年來一直在寫意花鳥畫領域默默耕耘,其志彌堅,其藝可嘉。我最為看重的,是他既能堅守文人寫意畫的傳統,又能了然無痕地融會西式寫生之長,並以此營構出了“古不乖時,今不同弊”的寫意新境。我以為,在花鳥畫領域,玉泉“汲古開新”為體,“融通中西”為用的方法是具有啟示性價值的,這也是花鳥畫在現代轉型中最為有效的途徑。玉泉正值創作的旺年,迭出的新作不僅是他對這個時代最好的回應與饋贈,也使我們一直處於美好的且持續不斷的期待中。

2016.5
文:張曉淩(中國國家畫院副院長、博士生導師,享受國務院政府津貼專家、文化部高級職稱評定委員會委員。)

劉玉泉

劉玉泉藝術簡歷

1955年12月生人,祖籍山東滕州。1979年考入山東藝術學院美術系,通學中國畫專業。1983年畢業留校任教。1987年考入中央美術學院國畫系研修花鳥畫。2008年為中國藝術研究院訪問學者。

1989年至2016年分別在山東省美術館、北京恭王府(嘉樂堂)、青島寶龍美術館、濟南舜耕國際會展中心等地多次舉辦個人畫展;作品參加第八屆、第九屆全國美展,第一屆、第二屆全國花鳥畫展等重大展出活動並多次獲獎,作品參加全國性學術展、特邀展、提名展、紀念展、公益展等,作品被中國美術館、中南海、北戴河等全國社團、文化機構和社會各界藏家收藏。作品在加拿大、日本、瑞士、澳大利亞、法國、韓國、泰國、俄羅斯、美國、丹麥、等國家和香港、澳門、臺灣地區展出和舉辦交流活動並廣泛流傳於海內外。作品入編全國多家出版社出版多種大型畫冊和典籍。

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
山東藝術學院中國畫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
澳大利亞格里菲斯大學博士研究生導師
山東省美術家協會主席團委員 、花鳥畫藝術委員會副主任
山東畫院特聘畫家 山東省中國畫學會副會長
山東藝術家(書畫專業)學術委員會副主任
山東藝術學院畫院常務副院長
山東頤心畫院副院長
曾多次擔任文化部全國社科專案評委,全國藝術基金專案評委,全國花鳥畫展評委等。兩岸交流

邞繞赽泫 祧掛阨蘋 138cmX68cm 2015爛

捔珨盄雄鍾迼-祧掛阨蘋-----138cmX68cm-2015爛

毞奀珨撫-祧掛阨蘋-----138cmX68cm-2015爛

珈癱堤酴踢彆-祧掛阨蘋-----138cmX68cm-2014爛

唑綻絕蟯-祧掛阨蘋-----138cmX68cm-2015爛

捈堁鼎欱紩繞珅-祧掛阨蘋-----138cmX68cm-2015爛

牷珝綵竄雛枘-祧掛阨蘋-----138cmX68cm-2015爛

蚅嗷瑞-祧掛阨蘋-----138cmX68cm-2015爛

痕痕汜儂-祧掛阨蘋-----138cmX68cm-2011爛

袕藝滂貌-祧掛阨蘋-----138cmX68cm-2011爛

豜堁醳櫸敃瘨 祧掛阨蘋 138cmX68cm 2011爛

景伎拸閬 祧掛阨蘋 138cmX68cm 2015爛

痳堁湍繞 祧掛阨蘋 138cmX68cm 2015爛

憯絕屻嫖 祧掛阨蘋 138cmX68cm 2015爛

噱祥-祧掛阨蘋-----138cmX68cm-2015爛

諾刓雛攷 祧掛阨蘋 138cmX68cm 2015爛

蟹刓_ 祧掛阨蘋 138cmX68cm 2013爛

蘋捇繩 祧掛阨蘋 178cmX96cm 2015爛


加入台灣明鏡新聞網LINE@生活圈:好友人數
-臉書同步留言-

歡迎發表迴響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