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繁/簡轉換
  • rss
  • facebook
  • googleplus
  • youtube

擴大臨檢查到自家人 懲處程序遭非議

【記者劉能賢高雄報導】高雄市警局疑似「黑箱作業」涉嫌集體違法、舞弊!市警局去年下半年,在執行擴大臨檢當下並無異,卻事後查個資查到多起自家人,才確認涉足不當場所而送辦懲處,而有違個資法之嫌;從立案起層層的公文送簽,到結案後相關人員的獎勵與懲處,一路蓋盲章,有集體舞弊功獎之嫌,警界基層因「飯碗」考量,對於這般的黑箱作業多敢怒不敢言,其積弊惡習不除,基層士氣恐瓦解。
去年下旬有民間企業聚餐,並續攤到左楠地區有女陪侍場所後,聯絡警界友人前來打招呼,不巧卻碰到擴大臨檢,據了解,警界友人並未表明身分,而以一般民眾身分正常接受檢查,執勤的員警經查後當場並無異狀,即收隊結束勤務;不料,幾位警界友人事後均接到被懲處通知,原來是執勤單位回去後用所抄資料調查個資,確認是公務人員再追訴懲處。
一般而言,擴大臨檢大都根據警察職權行使法第6、7條來執行,主要查察是否有通緝犯、素行,或攜帶違禁品及有無違法事宜,而且都是需當場確認,不能事後追訴,因為根據警察職權行使法第3條強調,「警察行使職權,不得逾越所欲達成執行目的;及警察行使職權已達成其目的,應終止執行」。
還有,根據個人資料保護法第5條提到,「個人資料之蒐集、處理或利用,應尊重當事人之權益,依誠實及信用方法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警方臨檢後當場並無異狀即結束任務,回到單位卻再拿個人資料來查察,即有違立法的精神。且個人資料保護法第7條有說,要使用個人資料作為他用時,需經當事人同意,蒐集者更需負舉證當事人同意之事實責任;警方如此便宜行事,可見警界秩序積弊之深,一路蓋章的長官形同見獵心喜般的蓋盲章,換取功獎,從沒為權益受損的基層同仁爭取應有的適法性正義。
如此忽視適法性恐觸犯刑法第124條,有審判職務之公務員或仲裁人,為枉法之裁判或仲裁者;及第131條,公務員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令,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都是處七年以下的瀆職重罪。警界停留在威權觀念由來已久,很多積非成是的執法心態都需再改變,方能讓民眾信任警察執法的專業性。


加入台灣明鏡新聞網LINE@生活圈:好友人數
-臉書同步留言-

歡迎發表迴響

Google